第A17版:望海楼·旧闻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 
标题导航
 
 
   
   
放大 缩小 默认

大林桥“王氏故宅”探幽

扬州王萼楼、王慕蘧诗词遗稿合璧。
王郊麟
王延曾

1903年王梧园发往北京的中式红条封。

百年王氏信件惊现英国拍场

在去年英国SPINK的香港拍卖中出现了一件与泰州王德昌和“王氏故宅”相关的邮品,这是一件100多年前由泰州发往北京的中式红条封。封正面贴伦敦版蟠龙1分邮票一枚,销泰州邮政局手填式长方戳。收件人为“京都虎坊桥恒裕金号”的冯润田老爷,发件人为“泰州大林桥”的王姓人家。封的中部销泰州挂号戳,注明单挂和编号239,右下角盖著名集邮家王纪泽先生的收藏印,左下角和右上角各盖有“梧园启事”朱红印章,这应该是“王氏故宅”主人王德昌的书信私章。

王德昌先生在信封上的王宅前加书“兵部”二字,疑与其堂弟王德荣当时在兵部做事相关。据家谱记载:王德荣(1868-1925),字安生,清举人,曾任北京兵部主事(六品)、归绥(今呼和浩特市)知县。

封背面贴有同样销泰州邮政局手填式长方戳伦敦版蟠龙1分和4分邮票各两枚。中转销长方形仙女庙戳、镇江1903年9月16日汉英单线戳,到达销紫色1903年9月24日北京英汉椭圆戳。封背的下部盖台湾集邮家朱逢华和周传义先生的收藏印,上、下封口处加封“梧园启事”私章。发信人手书发信日期“巧月念三日春”,即1903年9月14日;收件人手书到达日期“八月初五” ,即1903年9月24日。

从发信人的书信日期和各中转地的销印来看,光绪二十七年七月二十日(1901年9月14日)此函由泰州寄发,经仙女庙转运,两日后(9月16日)到达中转地镇江。镇江中转后的第八日,即此函发出后的第十日,邮件到达目的地北京。

邮政通信历史上泰州地区的馆驿始设于南宋邵定元年(1228年)。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建立国家邮政下的泰州邮政局。开局日期为1902年11月5日,设供事1名,月薪关平银5两,信差2名,月薪关平银各3两。泰州邮政局最早的负责人为“汉文候补后班邮务供事”马德洪。

这件信封是大清国家邮政时期,泰州邮政目前所见最早的实寄使用例。此封不仅承载了泰州早期邮政通信的历史信息,而且留下了“王氏故宅”主人王德昌的珍贵记录。抚摸沧桑岁月所留下的历史痕迹之际,不免让追溯起“王氏故宅”泰州民居当年的欣荣胜景。

百年王宅遗泰州古风

位于老泰州闹市区大林桥的“王氏故宅”用材硕大殷实,设计制作精巧,历经百数年仍然朴实典雅,是泰州传统民居中的典型建筑之一。

“王氏故宅”厅房面阔三间11.4米,进深六檩7.7米,整体用料十分考究,厅房木梁硕大而圆润,在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泰州明代民居中,是直径最为粗大的。抬梁式梁架的瓜柱处设置了荷叶墩,墩上叶面翻卷,经脉清晰可见,脊檩下方的构件造型各异,或是抱梁云、或是山雾云。木雕工艺及架构精巧美观,是现代加工方法、制作工艺所不及。堂屋地处北边,与隔厅房隔道相望,较厅房稍矮,虽斑驳陈旧,但琴面梁,穿斗式梁架和雕刻构件,复盆式石础上加木柱础,仍保持着400多年前的明代原貌。《泰州志》曾对拆毁前的厅堂作过详细记载:(王氏故宅)宅南向,现存厅、堂各1座,东西并列,青砖小瓦,硬山屋面。厅屋面阔3间前带卷棚,楠木金柱,圆作,抬梁式结构,步柱顶装栌斗,两侧安透空雕刻枫拱,蜀柱处立荷叶墩、栌斗,脊檩有山雾等构件,柱头明显卷杀,柱下用木础。堂屋面阔3间,扁作,琴面梁,穿斗式屋架,中柱上立栌斗,蜀柱处与脊檩用荷叶墩、栌斗、包云、山雾云等雕刻构件装饰,古朴典雅。

王氏先祖早居扬州

“王氏故宅”原先的主人王德昌,字梧园。清道光十五年(1835年)生人,宣统元年(1909年)辞世。

根据其家谱记载,王德昌的王氏家族祖籍山西省平阳府临汾县乔李镇(今山西临汾市乔李镇),原族支堂号为“永慕堂”。大约在清嘉庆年间,“永慕堂”王氏后人王颐年携妻刘氏,举家从山西迁入扬州府甘泉县,易堂号为“敦厚堂”。

王颐年曾供事于两淮盐商黄至筠处。黄至筠(1770-1838),字韵芬,又字个园,因其盐店名为“应泰”,故又被世人称为“黄应泰”。黄至筠父亲黄凝原为直隶赵州知州,后任广东雷琼兵备。黄至筠迁居扬州,开始了在扬州盐业商场几十年的征战。扬州著名的私家园林“个园”就是黄至筠在原明代“寿芝园”的旧址上改扩建而成。

王颐年从异乡辗转扬州投亲谋生,刻苦修心,勤勉上进,在扬州东关街“盛世岩关”置得了不小的家业。东关街是扬州城里最具有代表性的一条历史老街,它东至古运河边,西至现在国庆路,全长1122米。原街道路面为长条板石铺设,据说当年王家曾投入巨资参与了这些工程的修建。那时的东关街不仅是扬州水陆交通要冲所在,而且是商业、手工业和宗教文化的中心。短短的千米街面上人流如织、商贾如林,各种行当一应俱全,陆陈行、油米坊、鲜鱼行、八鲜行、瓜果行、竹木行达近百家之多。现在的广储门街口的砖砌圈形拱门上还镶嵌有“盛世岩关”四个大字。

王颐年当年在扬州的住宅人称“王总门”,前后共计九进,最后一进的二层楼被辟为“敦厚堂”王氏祠堂。“王总门”与黄至筠的“个园”近在咫尺,王颐年的后人中有多人在与盐务相关的行业中发展,这可能与他在大盐商黄至筠处供事的这段经历相关。扬州“王总门”房产由祖上分给各房居住,至今只保留了位于东关街426号的一进住房,其余均被各房子孙卖讫。

避战乱落户泰州

清咸丰年间,因太平天国运动波及扬州,王德昌的叔叔王詠(字守一)、王评(字宜百)在战乱中失踪。家境殷富的王家受到灭顶重创,所开设的当铺等产业被全部抢光,彻底破产。王德昌的三哥王德耀一家被迫从扬州迁出,在距扬州50公里的泰州歌舞巷购入巨宅一所。歌舞巷是城内一条古老的小巷,明崇祯《泰州志》将其列于名巷之首。

王德昌曾任两广盐运使,官居三品。从官场退隐返乡后,王德昌受其三哥王德耀的影响,没有选择扬州定居,而是在泰州大林桥附近购置房产,买下了现在大林桥海陵南路568号的民宅为居,这里与王德耀所居的歌舞巷相距不过数百米。王德昌膝下无子,遂过继了三哥王德耀的小儿子王锡辉入嗣,这亦有可能是德昌先生选择泰州定居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王锡辉出生于咸丰九年(1859年),字萼楼,号韦华庵,从小苦读诗书,二十多岁时在广州“佐节署幕”成为一名海关幕友。为求功名,长期滞留京城,从光绪十五年(1889年)到光绪十八年(1892年)秋天,数次文战考场却每每受阻无获,因此留下了“黄叶望穿乡国梦,青衫空染帝京尘”、“万里征鸿怜铩羽,十年朽蠧未通灵”、“文围病渴悲秋雨,空谷无言怨夕阳”等诗文,权作报国无门、沮丧落魄的心境写照,后来只得隐入怀民将军的戎幕之中。晚年虽赴广州任职盐业部门,但时隔5年便因病辞归,民国七年(1918年)病逝。王锡辉的长子王郊麟字慕蘧,生于光绪十四年(1888年),早年曾获扬州府考第一名,清末废除科举制度后,入两江师范肄业,曾应县知事考试及格,分发武昌候补。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先后在北京内务部、农商部任职,再赴杭州佐理两浙盐务,并曾一度代理两浙盐运使。北伐战争获得胜利,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,王郊麟立即电约浙江省财政主席陈其采,在上海当面交付了战乱期间所保管的巨额盐款,获得国民政府的重奖。

王氏门中有忠烈

王锡辉父子长于诗词,复杂的人生经历和幽怨的思想情怀每每溢于笔端。王锡辉先生的《韦华庵诗存》、《韦华庵词存》未及付刊,多年后被其次子王汉曾从泰州故居的杂件中发现,历经“文革”动荡,保存完好,未有遗失。王郊麟受父亲的影响,也雅善填词,病故后遗《花影吹笙馆词草》三十八篇,后其子延曾又搜寻整理散稿五十余篇,经删削共得七十余篇,合并抄录成册。1995年,汉曾、述曾、式曾兄弟再将多方收集到的郊麟先生的遗诗十首补入,遂成斯编。2004年初夏,扬州广陵书社集结出版了《扬州王萼楼、王慕蘧诗词遗稿合璧》,宣纸线装。

最初整理《花影吹笙馆词草》的王延曾是王郊麟最小的六子。王延曾,1926年出生于泰州,1948年参加革命并被组织上派往武汉。王延曾以孤儿院教师的身份,化名“林允中”在武汉工商界上层人士中开展统战工作,直接接受武汉地下市委统战小组领导。1948年年底,王延曾不幸被捕;1949年5月,年仅23岁的王延曾在武汉解放前夕被秘密杀害,并被残忍地装进麻布袋里弃尸江中。烈士英勇不屈的身躯虽然消逝在滚滚长江的洪流之中,但英雄的事迹将被共和国永远铭记。解放后,王延曾烈士的遗像和事迹被陈列于泰州革命烈士陵园。

王郊麟的其他几个儿子也在各自的领域有所建树。

长子王慰曾1909年4月出生,早年就读于泰州明德中学,1937年毕业于齐鲁大学医学院并获医学博士学位,曾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、农工民主党江苏省委员会副主任委员,对神经病学及神经病理学有很深造诣,是我国著名的现代神经病学、神经病理学家。三子王述曾1913出生,1933年毕业于杭州之江大学政治系,1939年参加国民政府第五届高等文官考试,获总榜第一名,被委派为监察院监察委员;1948年在上海参加中国民主同盟。解放初,王述曾在北京华北革命大学学习,1950年在全国政协秘书处任秘书,在全国政协从事草拟文件、报告等工作。后由罗隆基先生推荐,参加全国政协国际问题组工作。1988年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员。

□赵岳 李蕊

分享到:
放大 缩小 默认
   
 
泰州日报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  | 联系方式 | 网管信箱 | 广告服务

泰州晚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