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A01版:封面 4下一版  
 
标题导航
 
 
   
   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
维和英雄付森感染恶性疟疾 昏迷428天后与世长辞

魂兮 归来

    11月29日上午10点,维和英雄付森追悼会在兴化沙沟文化馆内举行。年仅23岁的付森,在出色完成了赴南苏丹维和任务后,却倒在了恶性疟原虫的攻击下。

    脱颖而出,入选维和部队

    11月28日晚上9点多,运载付森骨灰的军车奔波10多个小时,抵达兴化,自发前来迎接的家乡人在此等候了1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23岁的付森,中士军衔,兴化沙沟镇付家堡村人。2013年9月,他应征入伍。2014年1月至2017年9月,付森在原第一六一医院(现为中部战区总医院汉口院区)担任电话员工作。

    赴南苏丹维和的任务令一下来,付森毫不犹豫报了名,以过硬的军事素质和过人的精湛技术,从200多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2017年9月,21岁的付森成为中国第八批赴南苏丹(瓦乌)维和医疗分队的通讯员。

    据战友孙瑞举回忆,他们俩3天内完成了整个分队一年的备用物资清点工作,最后一天更是熬了整个通宵。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,付森经手整理核对的18箱物资没有发生一件漏装、错装。

    不分昼夜,第一时间进行检修

    医疗队刚抵达营区时,90%的电话线路不通,医疗区与生活区几乎处于半失联状态。

    付森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他天天扛着铁锹早出晚归,默默地把红土凿开,将备好的崭新电话线埋进去,一条通讯生命线在脚下缓缓铺开。

    一天晚上,急诊接到一名怀孕8个月的孕妇。当时,这名产妇胎膜已破,急需紧急手术、提前分娩。当晚值班人手不够,医生拿起电话呼叫队友增援,分队迅速启动应急预案,最终帮助产妇成功诞下任务区第一名非洲宝宝。事后,大家才欣喜地发现,中断已久的电话线竟神奇地畅通了。

    一天深夜,狂风呼啸,大雨倾盆。付森翻来覆去睡不着:这样大的雨,那薄薄的一层红土估计早就被冲刷尽了,电话线裸露在外面最容易断线!他起身给门诊打电话,不好,线路果然又断了!

    付森冒着大雨,深一脚浅一脚地对一公里线路挨点探测排查,找到故障点修复了线路。此时刚刚天亮,南苏丹瓦乌UN城外的二号难民营发生大规模械斗,18名不同程度损伤的难民被送到中方二级医院。在顺畅的通讯下,医院得以迅速启动批量伤员救治预案,伤员均得到有效救治。

    这样紧急的检修,付森平均每个月要进行两到三次,大部分都是晌午或是半夜。在蚊虫肆虐的户外,被追逐叮咬成了家常便饭,疟原虫就此悄悄潜伏在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多干点有什么关系呢”

    战友徐小龙说,在营区内,付森总是闲不下来,一有空就到处“转悠”,瞅着哪里有活就往哪里钻。整理空铺、布置会场、检查播放设备,样样备得齐齐整整。

    “我们63个同志相亲相爱就是最重要的,这些小事多干点有什么关系呢?”付森一句话就戳中了战友们的心窝。徐小龙说,付森在家里是三代单传的宝贝,但是在维和医疗队,年龄颇小的他却时刻用自己的热心肠温暖着别人。出国前夕,远在北京办理护照的干事回不来,付森主动联系询问,默默地帮他准备好了脸盆、蚊帐、拖鞋、牙膏牙刷等生活用品。队里只要有人生病,他就当仁不让地做起了送餐员,一日三餐从没落下,就连洗衣、刷碗的活,他也不由分说地揽了过来。

    维和英雄昏迷了428天

    2018年9月,付森与战友凯旋归来。就在归国后的观察期,恶性疟疾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他昏迷了整整428天……在陪伴他的这些日子,我们每天感觉生不如死。”付森的父亲付元庆红着眼圈。儿子生病前,付元庆夫妇在南京溧水开了家小吃店。儿子昏迷后,两口子将小吃店关了,跑到武汉陪护。

    在恶性疟原虫的侵蚀下,付森多脏器功能损害。经过多次专家会诊、多种生命支持治疗、多重专门特护后,付森的脑功能仍无改善现象,各器官感染治疗效果欠佳。

    2019年11月26日7点59分,23岁的付森遗憾离世。

    更让爸爸妈妈痛心的是,一家人这些年来聚少离多,一直没有时间一起拍个照,居然没能找出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。    记者 顾和平 文/图

    ▶左一为付森

分享到:
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   
 
泰州日报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

泰州晚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