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A06版:寄往天堂的思念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  
 
标题导航
 
 
   
   
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
坚强的母亲

    坚强的母亲

    

    俞建秋(海陵)

    

    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了。二十年多来,母亲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。多年来,一直想写下一段回忆母亲的文字,但由于母亲是一个极普通的女性,似乎没什么可写,始终未能如愿。今借《泰州晚报》开设的“寄往天堂的思念”栏目一角,抒发对逝去母亲的思念之情。

    母亲名叫徐秀华,生于1917年,卒于1999年,享年82岁。

    母亲出生在泰州城北老渔行一个造船工人的家庭,在家中排行老大,成年后除了帮助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,还要跟着她父亲干一些与造船相关的工作。在那还没有电锯的年代,原木是靠人力拉大锯剖开的。就是将一根原木斜架起来,一人站在原木上拉上锯,一人站立或坐在地上拉下锯,将原木剖成板材。这是造船的前道工序,也是个体力活。此外,母亲还跟着她父亲学会了捻匠手艺,用桐油、石灰、麻丝的混合物填补木船的板缝,使之不漏水。可以说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

    母亲生育了三女二男。为了养家糊口,我父亲长年在外为生计而奔波,常常顾不了家。母亲则坚强地挑起抚养年幼的子女和赡养老人的重担,从吃穿用度,到缝补浆洗都要亲自操劳,吃的苦受的累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。

    新中国成立后,母亲在窑厂做过零工,以她瘦弱的身体同男子一样干着人抬肩扛的繁重的体力活。后来回到泰州人民印刷厂托儿所当保育员,在这期间勤勤恳恳、任劳任怨地工作,赢得了同事和幼儿家长的尊敬与信任,以至退休很多年后,仍能听到当年幼儿家长对徐阿姨的褒扬。

    母亲斗大的字识不了几箩筐,这还是她参加工作后在扫盲班学习的结果。但母亲经常教育我们:不识字,要识事;我不如人千千万,人不如我万万千;要得小儿安,常带三分饥和寒。这些通俗而又富有哲理的言语,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,真的使我们受益终身。

    母亲80岁后因中风住院治疗,仍坚强地同病魔作斗争,于1999年2月17日永远地告别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可以告慰母亲在天之灵的是:你养育的5个子女,虽然没做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业,但都在各自平凡的岗位上任劳任怨、遵纪守法、默默奉献,如今都已退休,含饴弄孙、安享晚年。

    妈妈,您在天堂那边安息吧!

    

分享到:
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   
 
泰州日报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

泰州晚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