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A08版:坡子街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  
 
标题导航
 
 
   
   
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
老乡

    □王春芳

    老乡

    

    我和老公明坤两个人这些年一直在外漂泊谋生,逢年过节会回家,平时打交道的都是外地人,偶尔听到一句兴化话倍感亲切。

    老乡朱是怎么认识的,在哪一年认识的已经不记得了,直到现在我还只是知道他姓朱,从事食品添加剂加工。

    老乡的工厂在六合这边,房子就在泰亿步行街附近的小区,之前都是他老婆在这里照顾他的饮食起居,后来儿子上高中了,他老婆就回家照顾孩子了。

    这样他一日三餐就吃得随便,不知怎么的就来我们店里吃饭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普通话但是乡音难改,我们还是听出来彼此的兴化普通话,不觉相视一笑,后来他成了我们店里的常客,但不常常来,老乡生意比较忙,全国各地到处跑。

    产品原料都是从老家进,所以他回家的次数频繁,每次来吃饭都会说说老家的一些情况,讲讲他在一些大城市参加食品展览会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每一次来吃饭都要抽掉一包烟,当然不是他一个人抽掉的,还有明坤。

    因为聊得来,又不是天天来吃饭,我们就不肯收饭钱,老乡说什么也不同意,必须给钱。

    我常常和明坤开玩笑,人家来吃个饭给钱还要赔上半包中华香烟。

    老乡还是个热心肠的人,我弟弟遭遇交通事故亡故后,肇事者就赔偿问题跟我们之间签了协议,但是对方不履行职责,当初签协议无非就是想骗取我们的谅解书,从而在量刑的时候可以轻判。

    万般无奈我们只有求助法律。

    老乡知道了义愤填膺,说要找人帮忙。后来政府秉公执法为我弟弟讨回公道,虽然没有要老乡动用人际关系,但我们依然很感动。

    后来南京的厂房租金越来越高,老家兴化开发区打造食品工业园,招商引资政策优惠,老乡就把厂搬回老家了,除了偶尔来南京谈生意,来我们店里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前些天明坤找师傅学习了鸭脖的烧制,其中一种叫麦芽酚食品添加剂很关键,市面上假的也多,就找了个靠谱的批发商买了一罐,按照师傅教的方法,试了一下,晕!是假货。

    批发商也是不懂却言辞凿凿说是真的,问他哪里来的底气,他说批发给他的那个人在电话里声音很大很强硬,说是真的,这个理由也是让人无语。

    怎么办呢?

    又想起了老乡,他不就是做这个的吗?

    打电话给他,老乡还在电话里一顿埋怨明坤,买这个为什么不找他,虽然他不做这个品种,但是可以叫朋友帮忙寄。明坤说:“还不是因为用量少,不好意思麻烦你吗?”

    虽然老乡在老家,随即就帮忙联系朋友给我们寄过来。

    今天临近中午,老乡来了进店就说:“好长时间没来了,先弄个饭给我吃吃。”

    我说等一下和我们一起吃吧!我准备烧两个菜感谢他,老乡说:“不了,一会儿还有事就简单吃点。”

    明坤跟他聊天,我就炒个菜,我和明坤悄悄地说,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收老乡饭钱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吃完饭他还是给钱,并且说,不要钱下次就不来了。

    老乡扫二维码付完款就先走了,留给我们一个潇洒的背影。

    美不美家乡水,亲不亲,故乡人!

分享到:
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
   
 
泰州日报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

泰州晚报